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东晋刘寄奴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爱听故事的人(四)

第二百二十二章 爱听故事的人(四)

    一路询问着路到了平价客栈,衣衫褴褛的刘胖子立马被在门口招客的小猴儿给拦住了。

    “去去去,哪里来的乞丐?不对,这乞丐如你这般壮实的也是不多见啊。”说着,小猴儿打趣道:“你看看你,这肥头大耳的还学人乞讨?先去饿瘦了再来。”

    刘穆之一阵无语,还是客气道:“我是来找臧爱阙的。”

    “掌柜的?”孙猴儿立刻笑道:“掌柜的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快走快走,否则别怨我对你不客气了。”

    刘穆之眼神微眯,看着孙猴儿那瘦骨嶙嶙的样子,顿感一阵好笑,老子一个顶你三,你怎么对我不客气了?

    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在臧大人差我过来的,麻烦你去通告一声。”

    孙猴儿闻言一阵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穆之。

    “你叫什么名字?”

    “刘穆之。”说罢,怕臧爱阙不认识他,便又补充道:“你去通告,就说是与姑爷同狱同军的刘胖子来了就行。”

    这下孙猴儿也知道这人至少是刘裕的故交了,便语气好了些许,道:“好,等着。”说罢,立刻奔进了客栈之中。

    未久,便带着臧爱阙匆匆步了出来。

    “是你。”臧爱阙一阵欣喜:“刘兄弟,你回来了?”

    这同牢同狱的人都回来了,那刘裕是不是也可以回来了?

    刘穆之赶紧恭敬的应道:“弟妹,别来无恙啊。”

    “无恙无恙,刘裕呢?”说罢,臧爱阙四处看了一下,却是不见人影。

    “还藏起来了?”

    刘穆之不好意思道:“姑爷还没回来,我是第一批释放的。”

    臧爱阙闻言,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不少,心情沉到了谷底,无力的“嗯”了一声:“你这次可是带来了他什么消息?”

    刘穆之赶紧应道:“是有点消息,姑爷在前线组建了罪军,一路勇猛无敌,所向披靡。”

    顿时臧爱阙就来了兴趣了,立刻将刘穆之请到了客栈之中,殷勤的倒了杯水给他后才道:“你慢慢说来,对了,还没吃饭吧?”

    说罢,看到刘穆之不应话,知晓他不好意思说,便转身对着孙处吩咐道:“小猴儿,好酒好菜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来。”

    顿时孙猴儿有点不乐意了,这胖子给他的感觉就是来说好话,蹭吃蹭喝的啊,就姑爷那点胆量,还勇猛无敌,所向披靡?骗鬼呢?但臧爱阙却好似就真的信以为真了,便也不好多说什么。

    饭菜端上来后,刘穆之立刻一句“想死吗?”开头,接着边吃边喝的将他那说了不只千百遍的故事再次上演了一遍。

    虽然满口食物,但依旧唾沫横飞,讲得那是绘声绘色,毕竟熟能生巧嘛。

    臧爱阙直听得眼睛发光,时不时的点头,又时不时的紧张,连呼吸都随着故事而跌岩起伏。

    未久,刘胖子吃饱了,故事便也收尾了。

    但臧爱阙却好似还没反应过来。

    孙猴儿在旁边忍不住嘀咕道:“你这故事,我们早已听说,这不是讲了和没讲一样吗?”

    刘穆之稍稍尴尬,他在这建康城中也说了好些天了,口耳相传,孙猴儿等人听过也是不足为奇了。

    但臧爱阙却喝道:“小猴儿闭嘴,我就爱听,怎么了?”

    此话一出,轮到孙猴儿无地自容了。

    臧爱阙却不管他,继续看着刘穆之道:“可还有其他消息?”

    刘穆之摇了摇头,他出来得早,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其中,还有许多是他胡诌八扯的呢。

    臧爱阙再次有点失望了,看着他道:“你之所讲可都是真的?”

    刘穆之看着臧爱阙那期盼的眼神,一咬牙,点了点头。

    臧爱阙立马松了口气:“真的就好,按你之言,如今夫君也算是当了个将军,应该不用冲锋陷阵了吧?如此一来,夫君他应该还算是安全的吧?”

    安全吗?刘穆之也不晓得了,或许真的不用厮杀在前线吧?

    但是,他若不带头冲锋,谁又能带头呢?

    只是如今臧爱阙满心担忧,刘穆之也只好心虚虚的安慰道:“应该是安全的。”

    臧爱阙立刻放心的点了点头:“对了,听说是臧爱亲差你过来的?”

    刘穆之闻言,心知正事来了,赶紧回道:“正是,臧大人差我过来投奔您。”

    说着,见臧爱阙眼带疑惑,便不好意思道:“最近我可能,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应该,额,是有点落魄,臧大人遇着我,便介绍我来弟妹你这里说书求食。”

    说罢,将臧爱亲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但是,月俸却是不好意思提,只提了个包吃包住。

    臧爱阙立刻笑道:“你在我这里说书,也算是为我招客了,包吃包住是应该的,但是,怎么着也还是得给你点月俸补偿。”说着,又问道:“臧爱亲有说给你多少吗?”

    “五...五两。”

    说完,刘穆之脸上稍稍一红。

    “什么?”

    臧爱阙还未说话,孙猴儿便立马喝道:“就你,还五两月俸?你倒不如去抢。”

    刘穆之也自感羞愧,不好意思道:“要是多的话,其实可以减减的。”

    孙猴儿继续不爽道:“你还减减?”

    “够了小猴儿。”臧爱阙狠瞪了孙猴儿一眼,喝道:“你知道个什么?我有说高了吗?你叽叽歪歪个什么?是我给钱还是你给钱啊?”

    “我...”孙猴儿顿时一阵语塞:“这还不高?”

    “不高。”臧爱阙应道:“我还觉得臧爱亲也呔吝啬了,刘兄弟,这样,我给你加价到十两,但是,你一天得说六遍,早中晚各两次,可否?”

    这让孙猴儿一听,直翻白眼了。

    什么时候这说书的有这好市场了?这胖子的月俸可快比得上他一年的收入了。

    哎呀呀,这多不好意思啊,刘穆之心里暗喜,以往他在长干里的一天说了不下十遍都没十文钱收入,如今这是翻了快百倍啊。

    “其实五两够了,五两就够了。”

    臧爱阙却霸气道:“就十两,我说的。”

    当真是财大气粗啊,刘穆之“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看来衣锦还乡之日不远矣。

    江儿姑娘,等我啊。

    见臧爱阙如此大方,孙猴儿也立刻柔柔弱弱道:“那个,掌柜的,可不可以给小的也涨点薪资?”

    “一边去。”

    孙猴儿立刻哀嚎一声:“无情啊,枉我跟您这么久。”

    “滚。”

    “......”

    (本章完)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