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918章 人间炼狱

第1918章 人间炼狱

    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翌日,上午十点。

    地下走廊的灯光明亮,照在素净地板上,折射出近乎苍白的光线。

    空气转换机持续运作,轻微的嗡嗡声中,带有丝丝凉意的空气从出风口涌出。

    “哗——”

    尽头的墙壁上,墙面向两边滑开。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后方电梯似的小空间里走出,引领着后方一身黑衣的人,急促的脚步声和兴奋的低语打破了长廊间的寂静。

    “这真的是一个奇迹,拉克!注射ahtx-2001和半成品解药之后,她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衰亡,我为她持续输了一周的血,她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在体内红细胞充足的情况下,她身上那些枪伤疤痕居然在快速恢复……”

    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跟在宫俱仁穿过走廊,没有打断宫俱仁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也算宫俱仁向他面对面汇报实验进度。

    他放弃了跟进ahtx-2001的研究,但宫俱仁认为那是可以让人类通往长生道路的路径,坚持研究下去。

    期间,大量的小白鼠、青蛙、和其他用于实验的哺乳动物死在了实验中,在药物影响下,这些动物体内的红细胞不断被自身免疫系统列为‘敌人’、进行消除,需要用输血的方式维持生命,在一次次输入年轻血液的过程中,一些年迈期的动物日渐年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