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老夫人回府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老夫人回府

    宁郡主没有想到老夫人会如此关心画儿,她知道老夫人很喜欢画儿,画儿比较稳重,做的糕点也十分的美味,说话也得老夫人欢心。只是老夫人如此担心一个奴婢,这也是宁郡主没有想到的。

    “祖母,画儿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只是大夫说画儿并没有大碍,今日就会醒过来。当时她去了小厨房,说是要给宁儿准备补品。可是,这一去便是两个时辰,宁儿有些担心,便让琴儿过去看看,结果就在那个时候府爱现画儿倒在了炉子旁。”宁郡主说道。

    “宁儿,你院子的人怎么能如此放肆?她们怎么敢如此猖狂?”老夫人问道。

    “宁儿不知道他们为何如此,也正犯愁该如何处置。”宁郡主说道。

    “你管教下人一向严厉,如果没有你的授意,她们怎么敢在你眼皮子底下动手?”老夫人说道。

    “祖母这是怀疑宁儿?宁儿为何要对付画儿。是宁儿让画儿给祖母做糕点,祖母喜欢画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记恨她?如果宁儿嫉妒,完全可以不让画儿跟着。”宁郡主说道。

    “是我错怪你了,可是,谁又能在你眼皮子底下动手呢?”老夫人看向了琴儿说道 。

    琴儿知道老夫人怀疑自己,毕竟老夫人不喜欢她。于是,她赶忙跪在地上说道:“老夫人明鉴,奴婢 与画儿情同姐妹,根本不会谋害与她。奴婢很羡慕画儿,因为老夫人喜欢她。可琴儿从来没生出想要害她的心思,请老夫人相信奴婢。”

    “青嬷嬷,收拾一下我们先回府。”老夫人说道。

    “是。”青嬷嬷应声之后,转身进了屋子。

    “祖母,您愿意回府?”宁郡主惊讶的问道。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你的院子害人。”老夫人说道。

    “是,宁儿期盼祖母回去已久,真是太好了。”宁郡主说道。

    “你也别高兴太早,这件事水落石出之后,我还会回来的。”老夫人说道。

    “祖母,是。”宁郡主说道。

    宁郡主本想要劝几句,希望祖母能够以后都留在王府。可她突然想到这个时候,还是调查画儿的事情为主,等祖母住些日子之后,再提这件事也无妨。

    青嬷嬷回来的时候,只拿了一个包袱,宁郡主说道:“青嬷嬷,老夫人打算回去住些日子,你怎么只收拾了一个包袱?”

    “我回去住几日还会回来,一个包袱就够用了。”老夫人说道。

    “是,那我们这就回去吧。”宁郡主起身说道。

    老夫人跟着宁郡主回了王府,老夫人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而是让人收拾出来了客房,自己住进了客房。

    谁知道老夫人刚刚回来,老爷和夫人便赶了过去。

    “母亲,您终于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齐声说道。

    “嗯,我暂时回来住几天。”老夫人说道。

    “母亲怎么能住在客房,您离开之后,院子已经重新添置,每天也吩咐奴婢打扫着,您不如回自己的院子休息可好?”老爷说道。

    “不必了,我只是暂时回来住几天,过几天还要回郡主府。”老夫人说道。

    “母亲,您既然已经回来,不如等过了年之后在回去。儿媳知道您担心云樱一个人留在郡主府,不如把云樱也接过来一起过年可好?”夫人说道。

    “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过些日子再说吧。”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知道夫人不是诚心邀请云樱回来过年,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回来,所以,才有了这个打算。

    夫人知道此事不急在一时,就没有再劝说下去。老爷和夫人给老夫人请安之后,便离开了客房。

    宁郡主想了想对老夫人说道:“祖母,既然您已经回来,无论您打算住多久,都应该住在自己的院子。正如父王所说,您的院子每天都有人打扫,东西也都添置的差不多了,您不如回院子住下吧。您想要帮宁儿调查画儿中毒的事情,住在客房实在是不太方便。”

    老夫人的院子在内院,而客房却在外院,如果老夫人想要去宁郡主的院子,还要绕过花园才行。

    老夫人叹了口气,说道:“终究还是说不过你,这一次听你的,青嬷嬷,我们回去吧。”

    宁郡主扶着老夫人一起回了院子,院子里的奴婢见到老夫人,十分的激动。宁郡主因为要去探望画儿,便很快就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

    “嬷嬷,画儿有没有醒过来。”宁郡主问道。

    “还没有,一直这样昏睡着。刚刚大夫过来过,给画儿施了针之后便离开了。大夫说,一会儿就该醒了。”嬷嬷说道。

    “大夫昨天就说画儿今日一早就能醒过来,结果到了现在也没醒。”宁郡主说道。

    “郡主,您服药了吗?”嬷嬷问道。

    “琴儿刚刚陪着我回来,那里有时间熬药,她身子还没有调养好,我让可心去做了。”宁郡主说道。

    “要论忠心,还是画儿做事稳妥。当时奴婢看在眼里,不管画儿有多累,都不曾懈怠。对您和琴儿的伤都十分的上心,从来都没有怠慢过。”嬷嬷说道。

    “画儿做事稳妥,我是知道的。等她醒来,我必定不会亏待她。我只是没有想到,她得了老夫人的喜爱,会有人如此惦记她。”宁郡主说道。

    “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奴婢心中有怀疑的人,只怕是主子不愿意相信。”嬷嬷说道。

    “嬷嬷怀疑的人是谁?”宁郡主惊讶的问道。

    “奴婢怀疑的人是琴儿,画儿炖补品的时候,还有人在小厨房来来往往,可琴儿进去的时候,却说空无一人。奴婢就在想,会不会琴儿去小厨房之前,画儿还好好的。”嬷嬷说道。

    “嬷嬷的意思是,琴儿去了小厨房之后画儿出了事?”宁郡主问道。

    “能让画儿轻易相信的人,当时也只有琴儿一个人。画儿炖补品不会喝酒,又有谁能够在那个时候让画儿喝呢?”嬷嬷说道。

    宁郡主的眸光闪烁,似乎不太认同嬷嬷的话,但嘴上却说道:“嬷嬷说的有道理,只是,我还是不相信这个人会是琴儿。”

    “奴婢知道不管是琴儿还是画儿,您都不愿意怀疑。可是,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蹊跷,您不得不怀疑。院子里的下人根本不敢这么做,琴儿又说小厨房空无一人。画儿中了毒,大夫说幸好中毒时间尚短,所以才能救回画儿一条命。”嬷嬷说道。

    “嬷嬷,如果不是琴儿去小厨房发现画儿晕倒,现在画儿就不是昏迷不醒了。如果是琴儿对画儿动了手,为何不再多等一刻钟?”宁郡主说道。

    嬷嬷知道郡主不愿意相信,索性她就没有再说下去。而嬷嬷和宁郡主说的话,全都被走到门口的琴儿听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琴儿早就从小厨房回来,刚走到了门口,就听到嬷嬷提起了自己可疑。于是,便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她想听听嬷嬷会说些什么。

    她知道嬷嬷向来喜欢檀儿和画儿,如今檀儿已经离开,嬷嬷依然不喜欢自己。可那又怎么样,只要郡主相信自己就够了。

    琴儿等郡主和嬷嬷说完话之后,转身又返回了小厨房。从小厨房随便拿了些点心,然后进了屋子。放下糕点之后,琴儿才去了画儿的屋子。

    “奴婢拿了糕点回去,发现郡主不在,一猜您就在这里探望画儿。”琴儿说道。

    “画儿到现在还没想过来,我实在是担心。”宁郡主说道。

    “奴婢知道您的担心画儿,奴婢也担心。只盼画儿能够早些醒过来,到时候也就不用这么麻烦调查了。”琴儿说道。

    “估摸着午后祖母就会过来调查,你去小厨房安排一下,午膳我想请祖母到我院子里用。”宁郡主说道。

    “是。”琴儿说道。

    琴儿先把宁郡主送回了屋子,然后一个人再次回到了小厨房,她交代了厨娘做些老夫人爱吃的东西,让厨娘们仔细着些。刚想要离开,便想起画儿的事情,赶忙多问了一句说道:“嬷嬷,画儿那天晕倒在小厨房,她在晕倒之前,不知道有哪位嬷嬷见过她?”

    “那日我们用了膳之后,便回了屋子休息。只是那个时辰还留在小厨房的人应该不多,至少我们离开之前,除了画儿之外,只有两个人在。她们帮着画儿姑娘忙着准备炖补品的材料,想来应该准备好了之后就开了。画儿姑娘做事一向稳重,炖补品的时候想来都是她亲自看着炉子。”嬷嬷说道。

    “嬷嬷可知道那两个丫头是谁?”琴儿赶忙问道。

    “是莲儿和心儿。”嬷嬷说道。

    “多谢嬷嬷。”琴儿见有了眉目,说完便离开了小厨房。

    琴儿并没有直接回去禀报给宁郡主,而是自作主张的去找了正在浇花的莲儿和心儿。

    “琴儿姐姐。”莲儿和心儿齐声说道。

    “莲儿,心儿,我有话想要问你们,你们可要如实回答我。”琴儿问道。

    “琴儿姐姐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就是了。”莲儿说道。

    “听闻画儿在小厨房炖补品的时候,是你们二人在一旁帮忙收拾东西的?”琴儿问道。

    “那天我们二人去小厨房送东西,看到画儿姐姐自己在小厨房,便留下来帮她收拾东西。只是画儿姐姐一向都是自己看着炉火,我们收拾完了东西之后,就离开了小厨房。”莲儿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离开的时候,画儿是好端端的?”琴儿紧张的问道。

    “是,我们离开的时候,画儿姐姐还好好的。只是不知道我们离开之后,会不会有人进小厨房。”莲儿说道。

    “多谢莲儿妹妹,如果想起来什么,记得立即告诉我。”琴儿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