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一群陌生人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一群陌生人

    “哎呦,疼,疼疼疼,住手,快点住手啊!汤萌姐救我,陈老哥你也别发呆了,赶紧过来把这货拽走啊!”

    “好了好了,空灵你就放过他吧,李天恒也只是无心之语而已。”

    正如很多时候‘恶霸’永远不希望附近出现反对自己的声音那样,虽然李天恒说的是事实,虽然现场气氛早已凝重,但作为一名向来不怕螝的奇葩少女,空灵却毫不在意现场气氛,反而在发现李天恒驳斥自己的刹那间顿时大怒,直接把近期从程樱那学会的招数用了出来,就这么一把揪住李天恒耳朵!结果是肯定的,介于程樱彭虎双双在场,饶是耳朵被揪剧痛难忍,李天恒自始至终不敢反抗,只是边呲牙咧嘴嚎叫痛呼边转向他人连连求救,朝距离最近汤萌和陈水宏呼叫支援,汤萌倒是第一时间过来救援了,但陈水宏却没动静,反倒如失魂般静坐客椅神情呆滞,原因并不复杂,那就是……

    胖子被吓懵了,早就被干尸男极其残忍的杀人手段吓了个体无完肤!

    貌似很早以前就曾刻意描述的那样,陈水宏从来不在意任务难度或螝物性质,他只在乎自己,只在意自己的个人安危,在意意螝物威胁是高是低,结果,目赌完视频预览,这一次,胖子嗅到浓郁危机,比以往任何任务都要浓郁太多的死亡气息,死亡压迫下,胖子顿觉大事不妙,感觉这场即将到来的任务很危险,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把命丢掉!!!

    暂且不谈后排几人正如何喧闹如何叫嚷,同样不谈陈水宏正想些什么,前排,作为最先提问的一人,见何飞谈及螝物异常,程樱的好奇持续激增,正如往常曾多次见过的那样,每当好奇心起,女杀手总会短暂掩去冷漠,旋即像一名好奇宝宝般瞪大眼睛继续追问,当然了,好奇也是看人来的,纵使如何好奇,程樱也只会在何飞面前作此姿态。

    “既然你认为干尸男不太像螝,那你说说干尸男到底是什么?”怀揣着浓郁好奇,程樱第二次将皮球踢到了何飞面前,不出所料,见女杀手次次谈及问题重点,彭虎亦慌忙转头看向何飞,一直在后排喧闹争吵的李天恒几人也几乎同时投来目光,的确,由于问题涉及到在场每个人生死存亡,众人自是紧张,同样的,目前有能力分析问题的貌似也只有何飞,道理貌似无错,但……

    这一次,何飞没有回答,没有像上次那样稍加沉吟随后表态,反而在沉默片刻后调转方向,就这样将询问目光投向右侧,看向不言不语的赵平。

    “你的看法是什么呢?”打量着面前久无动静的赵平,像以往那样,何飞双目微眯试探询问,目的无非是参考意见,想听听眼镜男个人看法,结果……

    类似于刚刚程樱询问何飞,当何飞又顺势把代表问题的皮球抛向赵平时,不知为何,眼镜男竟也没有作答,他只是在抬头扫了眼何飞几人后顺势回头,定睛看向身后角落,看向那自打视频预览开始播放便一直如同哑巴的某人,那个往日废话连篇异常活跃但如今却反常般全程沉默的……

    陈逍遥!

    在赵平的示意指引下,包括何飞在内,众人果然纷纷侧头看向角落,可这不还好,一看之下,所有人大吃一惊,就见陈逍遥目前正眉头紧锁,脸色泛白,嘴角偶尔抽搐,俨然一副罕见惧色!或许是察觉了众人目光,维持着嘴角抽搐,数秒后,陈逍遥说出两个字,吐出个只有他自己能理解其意的词汇,同样是一个执行者从未听过的古怪称谓:

    “尸妖!”

    ……………

    轰隆,轰隆隆。

    列车轰鸣逐渐增大,进入最大值后,取而代之的是快速减弱,当车体轰鸣完全消失之际,右侧,紧闭的车自行开启,径直露出外界黑暗。

    呲拉。

    车门开启意味着任务开始,不管执行者愿意与否,他们都必须尽快下车,否则等待众人的只有无情抹杀。

    注视着外界黑暗,门前,执行者反应各异,程樱神色冷漠,赵平面无表情,彭虎则一副咬牙切齿凶狠模样,俨然正依靠死硬强行支撑,见最后时刻现已来临,李天恒也果然顺利激活了极端性格,故而摆出副无惧生死英雄气概,倒是精通心理的汤萌没展现出多少畏惧表情,只是维持着整体平静淡然凝视着,空灵则更加不用多说了,面对门外漆黑,少女除了好奇再无其他,同并排而立的陈水宏形成了鲜明对比,之所以用鲜明描述,那是因为胖子此刻正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一身肥肉竟好似触电般抖个不停,至于新人……

    或许是已经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注视着门外浓郁漆黑,姜大锋腿软了,目前就这样和同样腿软的谢晓娜一起集体扶墙维持不倒,哪怕不久前何飞曾宽慰过他们,提醒他们调整心态,可惜效果终究轻微,最大效果也只是让两人勉强认清了现实,意识到不去不行,不去就会被像雪糕那样被规则融化成水,面对执行任务九死一生和拒绝执行抹杀必死,果然,还算不笨的两人只是选择了前者,当然也不能说所有新人都是被迫,就好像那名叫乔梦婷的高个女生,车门刚一开启,少女就已经和资深者一起离开座位走向车门,几乎可以用干脆利落来形容。

    人群的各色反应被何飞看在眼里,可他却没有说话,而是调转目光继续观察,最终,他成功在人群中找那个不久前还反常般兀自恐惧的家伙,通过观察,何飞终于确信了一件事,那就是逗比永远死逗比,纵使曾短暂恐惧大脑空白,但这种人却赫然拥有异于常人的‘宽阔’心态,或者说在这种人眼里占便宜明显大过生死存亡,是的,才仅仅过了5分钟,陈逍遥就便顾不得在意任务了,顾不得理会危险了,而是挤在程樱和汤萌中间使劲狂嗅,狂嗅两女身体体香,不时趁两女不备将鼻子贴近脖颈用力狠吸,频繁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自动过滤了陈逍遥猥琐举动,门前,何飞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坚定目光同每个人互相对视,直至完成对视,何飞才做了个简单动作。

    青年右拳紧握,拳头紧贴自身胸口,嘴里则说了句简单明了的话:“我们是最强的!”

    言罢,何飞转身就走,当先踏进前方黑暗,结果是肯定的,见何飞如此,众人亦在互相点头了头后再不迟疑,纷纷在何飞的带领下走出车门,走向那代表未知的无尽漆黑。

    ………

    空间在黑暗中仿若凝结,时间在死寂中好似消失。

    一分钟悄然而过……

    随着黑暗隐匿,视野恢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阔空间,正中范围空荡,周围圆柱林立,前方则连着一条通往楼上的环形楼梯,毫无疑问,这里是建筑内部,俨然是视频中庞大城堡的一楼区域,不说别说,单从那有些眼熟的建筑风格就能一眼看出,除古代气息较为明显外,整体布局也一样和视频预览完全相同。

    这一幕被何飞看在眼里,被所有执行者看在眼里,其实严格来讲城堡内景很好观察,基于战争建筑的独有特征,为了方便聚集兵力,城堡自然以宽阔为主,如此一来倒也方便了众人观察,是的,排除因距离较远而难以细看的边缘区域外,仅仅观察片刻,众人就已经把城堡一楼看了大概,继而确定自身位置,位置刚好在一楼大厅,不过话又说来,纵使环境宽阔便于观察,包括何飞在内的执行者仍不会掉以轻心,毕竟谁都知道眼前是任务世界,而城堡则更是一座有螝隐藏的危险建筑,想到这里,何飞继续观察,和其他人一样认真凝视周围,在明明环境简单的大厅中屏气凝神,统统一副不放过任何细节的慎重姿态。

    “嘿!还别说,这城堡挺精美的嘛,瞧瞧这装饰,在看看这装修,要不是提前知道时间是现代,我都以为自己穿越了,啧啧,啧啧啧。”

    作为一名向来不拘小节粗犷壮汉,按照惯例,待认真观察过现场环境后,抖了抖脸暇横肉,彭虎咧嘴一笑啧啧称奇,当先对城堡内景指指点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此闲逛参观的游客,游客虽说注定不是了,但在光头男的带动下,部分人还是受到感染纷纷点头,点头承认城堡精美,而其中自然就包括了某个废话最多的陈姓道士,见彭虎扫视大厅啧啧称奇,陈逍遥紧随其后跳了出来,旋即溜须拍马点头符合道:“不愧是彭哥啊!这欣赏建筑的水平就是比普通人强,咦?等等,莫非彭哥对建筑行业有所造诣?”

    “哈哈哈!哪里哪里,陈兄弟你这话就过誉了,我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别当真,别当真哈。”见陈逍遥如此赞美自己,不出所料,被马屁拍爽的彭虎顿时咧开大嘴哈哈大笑,整个人浑身舒坦,他倒是咧嘴大笑浑身舒坦了,殊不知世间却存在着一句经典俗语,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很好,非常好,只要你越看我越顺眼,回去后你帮我挡住程樱的几率就越大,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死了!)

    怀揣着某种念头,陈逍遥开始有意为自己构筑后路,不错,由于不久前曾当面撺掇彭虎狂骂程樱,深知女生性格的他自然清楚对方铁定不会放过自己,可以想象,只要这场任务结束回归,届时他就被会被程樱凌迟处死!之所以目前还没动手,原因无非是灵异任务迫在眉睫,于是,为了保住自己这条烂命,本着有备无患的原则,陈逍遥果断构筑后路,开始狂拍唯一能硬刚程樱的彭虎马屁,的确,就目前而言,放眼整个团队,程樱只给彭虎面子,同样彭虎也是全队唯一能让程樱稍微顾忌的存在,只要光头男肯死保自己,届时自己便不用死了啊……

    当然了,相比于彭虎,某眼镜男或许也有能力拯救自己,但很遗憾,以陈逍遥对此人的了解,对方出面拯救自己的几率基本是负数!

    想法如此,实际更是如此,待偷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眼镜男后,陈逍遥立即排除此人,转而将救命希望放在了容易忽悠的彭虎身上!

    话归正题,先不谈彭虎如何大笑,也同样不谈陈逍遥在想些什么,确认大厅并无异常,程樱看向何飞,而何飞也果然在程樱的注视中微微点头。

    见何飞点头,程樱瞬间会意,径直朝旁边仍咧嘴大笑的彭虎招呼道:“喂,死光头别笑了,跟我过来!”

    就好像程樱能瞬间理解何飞眼神示意那样,彭虎又何尝听不出程樱话中意思?随着程樱一声令下,彭虎终止笑声重回慎重,旋即和程樱一起脱离队伍走向前方,很明显,为了完全探清一楼环境,在何飞的示意下,二人开始探路,共同走向因距离原因而无法看清的大厅边缘,同一时间,就在程樱彭虎脱离队伍之际,何飞身后,一直神色平静的赵平亦如想到什么般伸手入兜兀自摸索,然后摸出一张印有其个人头像的身份证件,不,不是身份证,而是工作证,一张写有具体职称的工作证明。

    见赵平掏出张以往从未见过的工作证,愣了愣,其余人亦有样学样探兜翻找,很快便从各自衣兜摸出一张张证件,且不管谁,除头像姓名外,每张证件都标注着一个统一身份:

    罗兰安保公司。

    注视着手中身份证件,何飞看向赵平,赵平则面无表情点头说道:“不愧是诅咒,除擅长构筑任务外,对细节的处理也永远是滴水不漏。”

    赵平嘴里的滴水不漏具体指什么何飞当然清楚,通过证件赋予,执行者集体获得了身份,也就是说从此刻开始,众人便成为了看护城堡藏品的保安,只是,保安身份固然合理,但严格来讲这所谓的保安身份却完全没必要啊?

    “我晕,诅咒还真把咱们设置成看护藏品的保安了,可惜这纯属多此一举啊。”何飞是这样想的,陈逍遥同样是这样说的,刚一看清身份证明,别人还没说什么,陈逍遥就已经晃着证件耸肩苦笑了,的确,也正陈逍遥自我判定的那样,身份赋予纯属多此一举,首先要知道这次的任务区域非常有限,区域正是眼前城堡,城堡内部也就他们这伙执行者而已,满打满算也就十几个人,既然如此,那诅咒的身份赋予还有何意义呢?

    “对对对,陈哥说的对,毫无意义,这张证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在相同思绪的促使下,陈逍遥话音刚落,弹了弹手中证件,李天恒也一样摇着脑袋表示无聊,李天恒如此,陈水宏亦在看清手里只是张没有价值的证件后垂头丧气,俨然一副失望表情,倒是一直和汤萌手拉手的空灵顿时来了兴趣,也不知是脑回路本就清奇还是闲得无聊没事找事,凝视着手中证件,空灵两眼放光,同时手指证件高兴大叫道:“汤萌姐,快看!照片里的我身穿制服,和我现在穿的完全不一样哎!”

    见少女竟在意这个,汤萌无奈苦笑没有回答,她虽表情苦涩默不作声,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听说证件头像衣着不同,身后,自打任务发布便不再言语的乔梦婷竟也紧随其后兴奋起来,竟再次如突发神经般满脸兴奋观察证件,一边观察一边朝空灵做出回应:“咦?还真是哦,就是不知道我何时穿过这身衣服?”

    面对两个性格接近的奇葩少女,众人无语之余同时还彻底抛下毫无意义的身份证件,当然了,就算身份证件毫无意义,何飞也不可能将其随手丢弃,而是和其他人样随手将证件塞进衣兜,与此同时,程樱和彭虎也刚好检查完大厅四周,回复则是没有发现。

    既然毫无发现,那么接下来做些什么自是无需多言,果然,刚一得到二人回复,何飞便径直看向前方楼梯,然……

    啪嗒!

    就在何飞打算带领众人沿楼梯前往2楼的那一刻,忽然间,大厅光线席卷,几枚安装在房顶四周的漆黑电灯竟毫无征兆自行亮起,一时间,原本还稍显昏暗的大厅就这样顷刻间亮如白昼!

    哒哒哒,哒哒哒。

    不仅如此,随着大厅电灯恢复照明,附近同时传来脚步,冒出一串杂乱无章脚步走动,而脚步则赫然来自对面楼梯!

    有人来了?有人从楼上下来了!?

    见状,包括何飞在内,众人顿时大惊,纷纷被大厅的突然亮灯和楼梯的莫名脚步吓到腿软,仓促间,人群纷纷后退,唯独程樱以快如闪电的速度将何飞挡在身后,很明显,纵使意外突然出人预料,但执行者却没有逃跑,反而在察觉异样的那一刻纷纷聚集,部分人更是提前把手探进衣兜,原因相对简单,那就是在场没有白痴,谁都知道团结力量大的道理,面对危险,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没人敢脱离队伍独自逃走,这和找死没区别,而团队也不可能在稍有异状的情况下直接散架,更何况目前响彻现场的是脚步声,是明显属于人类的走动声音!

    最终,何飞没有选择逃跑,而是以虽惊不慌的方式滞留原地小心戒备,和其他有相同思绪的执行者反一起高度戒备凝视楼梯,边紧盯楼梯边竖耳倾听,听着脚步越来越近。

    接下来,一件让何飞、程樱、赵平、彭虎乃至所有人集体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沿着连接楼梯,不消片刻,楼梯走下来一群人,一群身着统一迷彩服饰的人类!

    入目所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群欧美白人,通过观察,首先可以肯定对方全是男性,具体数量为10,目前就这样一路有说有笑回返一楼,见状,执行者无不愣住,就连何飞都在看清眼前画面的刹那间愕然呆滞,毫无疑问,虽说一开始他就通过声音猜测对方是人,且数量肯定不少,可以上这些终归只是猜测而已,为了防止猜测错误,他甚至都把手塞进了衣兜,不料楼梯竟当真走下来一群人,就算全是欧美白人,可对方终究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类,另外……

    假如,假如这些人并非螝物伪装,那对方又是何身份?为何会同执行者一样出现在城堡内部?

    答案?

    答案对何飞而言很好寻找,以他的本事也确实能轻而易举猜出答案,其实不单是他,但凡聪明人都已在目睹对方的那一刻心中有了答案,从那群欧美白人的统一着装中找到答案。

    只不过……

    猜测毕竟只是猜测,纵使正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归根到底依然是猜测,为了验证猜测,何飞没有说话,而是和身边思绪相近的赵平互相看了一眼,结果是肯定的,见何飞赵平统统不语,其余人自是不会多言,只是纷纷盯着对面,看着那群从未见过的陌生白人。

    说句题外话,通过观察,由于已基本断定对方是人,执行者大多表情转变,最初的恐惧紧张有所降低,取而代之的是谨慎提防,尤其是彭虎,待看清楼上下来的并非螝物而是人类后,原本还满脸煞白的光头男就这样如变脸般瞬间更改了表情,当场横肉一抖释放凶狠,气势随之暴增,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架势,简直把欺软怕硬演绎的淋漓尽致!

    其实也对,在光头男的眼里,这个世上能让他恐惧害怕也就只有螝了,面对螝,光头男势必心惊胆寒,可若是来者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那么彭虎便无所畏惧!

    至于对面那伙陌生白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