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维之旅 > 第0638章 回归权限的开放节点

第0638章 回归权限的开放节点

    玉族之乱后,或多或少获得了部分玉族遗产的试炼者们,基于主线任务,非常默契的联手压制住了会对文明衍变产生掀桌级影响的玉族卡牌体系,令其强到深度利用灰雾虚空造物的可怕生产力失去大量游戏玩家支撑彻底衰弱。

    但之后,试炼者们纷纷推出了自家掺杂私货的新玩意儿,  有效解决了部分发展障碍问题,直接导致了人类各个部族的第二波大扩张、大吞并。

    时至今日,以部族为单位的人类社会发展到了又一个拐点——当前体制的文明想再往前一步,要么是来一场波及范围巨大、伤亡不可计数的吞并战争,要么就得达成联盟、建立各个层面的深入联系。

    于是,有强大部族顺势而为,以资源调配权利的分配、大河水利等超大型跨地域工程需要多个部族合作为理由,  牵头举办大河会盟。

    几乎已知范围内所有部族都计划参与,祭族和鹿族这种居于大河上游的部族更不会落下。

    一方面是因为部族利益相关无法绕过会盟,另一方面,山林这类领导者作为试炼者,都有意促成文明进一步发展——当然,若能以己为首会盟出个结果,那便宜可就占大了。

    就算不能,也得想办法在大会里划出个小圈子自守,反正去肯定是得去的——因为无论主线任务还是现实需要,这场会盟对于所有无限空间试炼者来说,都是个极为关键转折点。

    祭族与鹿族虽然基于地域有在会盟里抱团的可能,但此时的商讨也只能交流一下大致意向——大扩张里远交近攻这套快被玩烂了。

    不算长的部族正事交流结束后,时刻戒备的山林正想要慢慢后退回精锐战阵里,已经转身走了一段路的祭族女族长忽然停下脚步、转回了身来,她看着同样停下的山林,脸上露出了如瓷器一般、足以引发恐怖谷效应的渗人微笑。

    时间线变动间的差异点,  让绯红之王神色一凛——来了...希望这次别震动的太过,  只要多少暴露出点新情报就够了,反正尝试的机会多得是。

    沉浸在世界之内的绯红之王,抬高视角看了眼之前自己动手一抓的节点,  随后就将注意力聚集到“现在”,谨慎的逐帧观察、随时准备调控抑制世界线的变动——

    过往的时间线中,鹿、祭两族在此的碰头试探过程里,山林从未驱使过替身之力——简单的试探并不需要暴露太多手牌,而外挂在山林作战体系上的替身之力优缺点都过于突出,虽然极高的力量层次让替身一个照面就被人看破的几率不大,但也没什么必要主动拿出来展示。

    绯红之王自作主张那一抓,毫无烟火气的击毙了袭击山林的祭族人,虽然看似没当场引起什么反应,但其实在各个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尚未意识到祭族女祭司跟脚和替身绯红之王存在本质的山林,对此只是略微皱眉,倒也没觉得替身这一抓很异常——毕竟他虽然没打算主动使用,但之前也没有明确的、绝对不使用替身能力的念头。

    反而随时动用时间删除的替身能力来应对突发危机的念头,倒是根深蒂固。

    但另一边的祭族女族长,在绯红之王动手前后,对山林的感官却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其并不见得能察觉到替身的力量,但最起码,这名试炼者也有在物质层面的变化中,极为深入的感知与认知能力,  并以此从属下的死因里,大致辨认出绯红之王未明本质的威胁层次。

    “你真的相信,大河会盟不会打起来么?”原本时间线里径直离去的祭族族长,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同样停下脚步的山林。

    “......”揣摩对方此言用意的山林稍一沉吟,随后他侧身来回看了眼两边保持一定距离的两族部队,对祭族族长微微摇头道,“我们这一类人,应该都不希望在那种场合下爆发战斗,那太乱、太显眼。”

    为了保障安全,大河会盟对参与者有着关于战力限制的条款,从举办时间地点、与领头人同行者的数量到以防万一的各族后备接应军队的距离与驻扎位置,都有着相当严密的考量。

    大会流程安排上可以看到各方足够的诚意,来自无限空间的试炼者们,起码表面看上去都不想在这个关键节点处搞出问题。

    “在大会举办之前确实如此,但之后呢?”祭族女族长微微偏头,注视着旁边波涛汹涌的大河轻笑道,“这个连参考材料都没有的地方,对于很多生命来说是非常危险但又充满机遇的...

    “你有没有发觉,环境中的灰雾整体规模随着文明发展在削减?自玉族引动灰雾的技术扩散后,又有多少人蠢蠢欲动?那边最不缺的就是目光短浅、为了看得见的丁点利益甘冒奇险的家伙,你说,这些根本不在乎自己走后世界会如何的人,在会盟成功举行、文明跨入新阶段、最终保险解封的情况下,会做些什么?”

    符文明暗变化如同活物呼吸般的盔甲遮挡住了对面的窥探,让山林身体的僵硬没有暴露出来——完全被对方说中了...很好,看来很多老试炼者的思考回路和自己这个萌新也差不太多。

    山林背后的绯红之王摇了摇头,结合过往探测积累的信息,最终验证了大河会盟在无限空间试炼者那边最重要的意义。

    于是他无声轻叹——原来如此...作为文明走向新阶段的尝试,大河会盟是无限空间回归权限开放的关键节点么?

    山林这个闷葫芦也太能藏了,只在其意识中可见的无限空间面板相关的信息,几乎没有在其独处时暴露出多少来。

    虽然在过往时间线的末端乱战,以及最近鹿族事务的安排中,多少能看出一些征兆线索,但没祭族女族长这专门一提,无限空间的回归权限开放的具体条件还真不好下判断。

    既然是以人类文明的阶段性事件作为节点,那也就是说,无限空间主线任务跨过某阶段后开放的回归权限,并不是在那场乱战之后,而是之前会盟完结、各部族成功达成协议之时?

    ...不知道试炼者们的回归形式如何,是抽走片段、截断抹杀未来躯壳,还是追溯时间轴从上到下一起抽离?我降临于此时,试炼者介入世界引发的震动早就过去了,从高维视角也很难确定后者是否发生过。

    而且回归的启动方式...如果是JOJO世界那边体验的无干扰脱战读条版,那确实是可以被爆发的乱战打断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