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道符途 > 第八百六十四章 闲聊

第八百六十四章 闲聊

    !

    内心的激动久久无法平静下来,陈易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这个话。

    有句话叫无知者无畏,对于陈易来说他现在能想到最大的事情,估计也只有两族大战了。

    虽然对于那些天外来客,曾经的他脑海中还浮现了一幕幕的画面,但那种画面看起来太不真实,对于陈易来说也太过于遥远,所以一时之间陈易也没有想起这个事情了。

    等到陈易稍微回过神一番之后,他脑海之中便浮现了这个念头,于是沉默当中的陈易变得更加的沉默了。

    “每隔一段时间,世上都会出现一些比较奇异的现象,这种情况在很多年前便开始出现,持续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再加上这种事情其实并不是很明显,偶尔出现的也只是一个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人,说些奇怪的话而已。”

    “然后从这些只言片语当中出现了一个很关键的线索。”

    说到这,费礼转头看向了陈易,目光极其的深邃,感受到这道目光的陈易也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对方,然后陈易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费礼所说的话指的是什么。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一样,即便有些时候我甚至已经暴露了自己身具五种属性灵气的消息,但是依然没有谁发现。”想了想,陈易还是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那是因为,没有到化神期的修为,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费礼回答道。

    闻言,陈易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样一个情况。

    “极灵根到底意味着什么?与这个世界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陈易又问。

    “不知道。”费礼回答道。

    “可是...”陈易不依。

    “可是我们知道极灵根,有知道极灵根跟这个世界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应该知道极灵根到底意味着什么?应该知道极灵根与这个世界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个关系到底是在哪个方面?”费礼道。

    听着这段有些绕口的话,陈易还是点了点头。

    “可问题是,我确实不知道。”费礼还是摇了摇头:“不仅我不知道,你师父也不知道,门中的那些长老也不知道,整个修真界知道极灵根存在的那些化神修士也都不知道,包括我的师兄,陈泽。”

    说到这,费礼话音一顿,然后又想到了什么:“或许师兄他如今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陈前辈他去哪里了?”陈易又问。

    “你也应该称呼他为门主。”费礼道:“我只是一个代门主而已。”

    “你们又不在乎这个东西。”陈易道。

    费礼哑然,然后笑了起来:“这句话倒说的没错。”

    “但是,我也不知道师兄他去哪里了,离开玄符门这么多年,我联系不上他,他也从来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如今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他还活在在这个世上。”

    陈易又沉默了起来,他知道,这也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说的有些远了,我们还是继续说极灵根的事情吧。”费礼见陈易这般又道,只是紧接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其实说起来,这个极灵根的事情也是一件没有答案的事情,那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

    “我们来说说你吧。”

    “我?”陈易抬手指向了自己:“除了极灵根之外,我有什么好说的?”

    “你难道没有发现,其实你跟这个世界一直都是格格不入?”费礼道。

    听到这话,陈易心中猛地一震,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已经许久没有浮现过的念头。

    “当年在你第一次来玄符门的时候,我就看过你。”

    “师兄也看过你。”

    “然后我两个一起看过你。”

    “但是最终发现,我们在你身上却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因果这种东西,到了我们这个境界多少能看见一些,但是在你的身上,那些因来的有些没理由,你身上的果也有些说不通,就如同有人强加在你身上一般。”

    “换句话说,或许你的一身,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你的因便被人斩断,然后就成为了这个人手中的一个傀儡,所有的果,都是他想看见在你身上所发生的果。”

    “这般的猜测,虽然是最接近于现实的猜测,但是我跟师兄也想不明白,什么样的境界才能斩断因,强行施加果?”

    “搞不懂,属实有些搞不懂!”

    话说到这里,费礼本来就满是皱褶的脸庞上那些皱纹更加的深了,两条稀疏的眉毛因为皱起眉头的事情几乎都碰到了一起,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以及眸子之中闪过的精光却是在彰显着此时费礼的内心也有些不平静。

    至于一旁的陈易,早就在费礼说道因果两字的时候便已经震惊的无与伦比了,然后他抬起头看向了天空,接着就这样一直的抬头看向了天空。

    “你身上的极灵根,那是毋庸置疑的,不知道其中的关联那只是我们的见识不够而已。”

    “所以,你还是要好好的注意你的身份。”良久费礼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费礼的话,陈易仰起的头缓缓的收了回来,然后看向了费礼,目光一闪,就听陈易极其不客气的问了一句:“你到底要说什么?”

    听见陈易这话,费礼先是一愣,然后脸上却是浮现了一丝笑意,接着就见费礼甚至微微佝偻了起来,然后双手负在了身后,口中说了一声:“对咯。”

    顿时,陈易便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赶紧的追了上去,只是正准备抱拳道歉的陈易却是被费礼摆手给制止了下来:“这才是一个修士应该有的性格。”

    “当然,在你实力足够之前,你还是保持你之前的那般性子好了。”

    “否则的话,你到另外一个化神修士的面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估计你不死也会半死了吧。”

    陈易抱拳拱手,却是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如今修真界内异象横生,这是即将大乱的迹象,但是那大乱什么时候才会来到,我们谁的心里面也没有个数。”

    “可是不管修真界内如何大乱,我觉得你都应该是牵扯最大的那个人。”

    “不管是为了玄符门的未来也好,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也好,你都得要抓紧时间好好的修行了。”

    “化神之上,必然还有其他的境界,只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突破罢了。所以,起码也要到了化神之后,你才能在这个即将大乱的世界当中存活下来。”

    “境界的提升,对你来说一直都不是什么问题,你所需要的便是充沛的灵气。”

    “这个东西我们也没有办法帮你,还是需要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所以,陈易啊,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说到这,费礼突然站定了身形,有些感慨的看向身旁的陈易。

    听见费礼这话,陈易顿时大吃一惊,在费礼站定之后赶紧拱手俯身便是一拜:“门主这话是会折晚辈的寿的!”

    一拜过后,陈易久久没有抬起自己的头。

    “你听我说完。”费礼又道。

    “晚辈不想听。”陈易还是没有抬头。

    费礼沉默无言,两人就这般的陷入沉默当中。

    良久才听费礼感叹一句:“所以说,你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说罢,费礼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走。

    感知到费礼的离开,陈易才缓缓的抬起头,发现费礼的确是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陈易才起身赶紧的跟了上去。

    随后就如同两人此行要谈的话都已经说完了一般,谁也没有再开那个口。

    玄符门山下,还是一条条的山脉,一座座的山峦,所以两人不管怎么往前面走,都只是身在山峦之中。

    偶尔有一些品阶低下的妖兽发现了两人,却是出于本能的拔腿就跑,又或者有一阵微风吹来,吹得树叶沙沙做响,但是两人之间还是继续说任何的话。

    直到某一刻,一阵春风从林间吹来,吹过了两人的身体,随着这阵春风,陈易的耳畔响起了一道声音。

    “不管是求你也好,还是拜托你也好,又或者我以门主的身份命令你也好。”

    “总之,玄符门日后肯定是要拜托你了。”

    听见这话,陈易便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那个老人,没有任何的表示,老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并没有在意陈易有没有回答自己。

    两人的身形还是不停的向着前方而去。

    等到陈易再次回到元晨山上的时候,已经是一天过去了。

    再次出现在元晨山上的陈易,脸色看起来极其的平静,就如同这一天的时间内,他只是与费礼在玄符门下的山峦之中散了一个步而已,一个无关痛痒的步。

    至于两人在之后的时间内,还说了一些什么,那就无人而知了。

    脚步刚刚踏上元晨山,陈易却是诺有所思的看向了门内其它山头所在的方向,然后心中若有所悟,转身面向了北方的德山,随后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右手摊开,手掌之中的符字之上金光一闪,紧接着就见德山之上有着数团极其耀眼的金光突然出现,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直奔陈易而来。

    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那团直奔陈易而来的金光便靠近了陈易的身体,然后直接涌入了陈易的身体之中,随后消失不见。

    而在陈易的右手掌心之中,那个符字又是金光一闪,随后符字的第三笔金光占据了一半的位置。

    看了一眼手中的变化,陈易眼中没有任何的变化,接着便转身向着元晨山上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