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卧龙小说 > 极恶学院 > 第二十四章:京都极暴团(九)

第二十四章:京都极暴团(九)

  第二十四章:京都极暴团(九) (第1/2页)
  
  山本智和呆滞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方才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立刻大声叫骂道:“你们这些混蛋是望月家族的走狗吗?怎么,损害了你们主人的利益,你们就这么着急出来咬人了是吗?”
  
  “安静安静!”秦溪望觉得这家伙的声音实在是有点吵,再加上旅店的空间十分狭小,让秦溪望有些不舒服。
  
  可对方显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嘴里继续骂骂咧咧,泷望月显然也觉得对方说的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脏话,便没有翻译。秦溪望虽然听不懂,但是偶尔的“八嘎”还是能听得出来其中辱骂的意思的。
  
  虽说秦溪望不打算动刑,但是“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艮啾啾”的道理秦溪望更加明白,他轻轻挥了挥手,一旁的张健凡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打在山本智和的下巴上,一颗牙齿直接从山本智和的口中飞出,血和唾液也顺着那个空出来的洞流淌出来。
  
  秦溪望觉得有些残忍,可效果还是有的,一拳下去,这家伙瞬间就安静了不少。
  
  “我们不是望月家的人,我们是警察,我觉得我们会比望月家更想和你安安静静的把事情说清楚,当然,不要因为我们是望月家的人就小瞧我们。望月家能对你做的,我们一样能对你做。”秦溪望一个人同时唱了红白两张脸,本以为至少能让他有些思考的空间,没想到这家伙又开始破口大骂。
  
  秦溪望叹了一口气,看来能让一个人招供确实是不简单,他闭上眼睛然后动了动下巴。又是拳头和骨头接触的声音,秦溪望睁开眼睛,这下子山本智和掉了两颗牙,满嘴的血水。
  
  “山本智和先生,我们真的想和你好好谈谈,希望你也能尊重我们。”
  
  山本智和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秦溪望:“好好谈谈?我和你们有什么好谈的?就算你们是警察,不也在为虎作伥,帮着望月家族来保护他们破坏环境的产业?别搞笑了,你们只为你们认为的资本服务,你们也不会保护弱小的人和群体,你们无非就是想从我嘴里知道,我的同伙们的身份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抓住了我,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把我关起来一辈子都别让我出去,否则我一旦有机会离开,我还是会继续做我要做的事情。”
  
  山本智和说话已经有些口齿不清了,并且伴随着他嘴唇每次的闭合都会流淌出来不少的口水和血。
  
  秦溪望长叹了一口气,对方的态度已经很坚决了,这并不是严刑逼供能解决的。其实秦溪望觉得,世界上只存在两种犯人,一种就算不用动刑,简单的吓唬一下就会招供。另一种就是无论怎么动刑也不会招供。显然,山本智和就是属于后者。
  
  泷望月注意到了秦溪望的表情,对于眼下这种情况他很清楚,他还是有些鄙夷秦溪望的天真,可这次他没有说,他想看看秦溪望要怎么处理。
  
  秦溪望突然掏出手机然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给了泷望月,泷望月不明白其中含义,短信的内容第一句是:闭嘴,看内容就好。你一会组织一下语言,去外面假装接一个电话,用日文沟通,就说代号为月桂叶的那个女人被望月家抓住了,现在正在送回望月宫的路上。你假装让他们尽量拖延,并且说一下被送去了望月家可能发生的后果。
  
  泷望月对秦溪望的计划不解其意,秦溪望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看来对方有点顽固啊,我们先出去吧。”便带着众人离开了洗手间,随后立刻在门前假装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并且用语音跟着众人沟通自己的计划。
  
  秦溪望的计划很简单,京都极暴团五名成员,其中只有三名男性成员,其中代号为“裂空座”的男性成员已经露面,打伤了奥兰多,并且在泷望月的眼前逃跑。所以说山本智和,只能是代号为火暴兽和小拳石的人。
  
  而根据秦溪望之前的推测,代号为“小拳石”的人和代号为“月桂叶”的女人存在一定特殊的关系,如果此人是代号为“小拳石”的男人,那谎称望月家抓到了“月桂叶”,或许就能从他的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退一步来讲,就算对方代号是“火暴兽”而非“小拳石”,那么同一个团体中的女性成员被抓了,或许也能达成一种交易。
  
  泷望月看懂了秦溪望的计划之后,对这个人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他虽然没有泷望月认知里的“狠”,可这家伙却有一种十分狡黠的“坏”,他的计划总是不会以杀掉或者让对方感到肉体疼痛为目的,而是以摧毁目标内心为目的。其实相比于前者,后者更为恐怖,毕竟前者只能彰显细节的狠毒和暴力,而后者则是用脑子。
  
  就像奥斯丁对等级评定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一颗好用的脑子,要比能对付上百人团体的肉体更恐怖。”
  
  很快,泷望月组织好了语言,并且在秦溪望的要求之下,声音要尽可能的很小,因为这样才会显得不那么刻意,而关键的地方例如“望月家”、“月桂叶”、“抓走”、“望月宫”这些要尽量提高一些音量,让在洗手间的山本智和听见。
  
  “我们这边进展的不是很顺利,你们那边怎么样了,月桂叶那个女的有什么消息了吗?”泷望月停顿了一会,随后语气略带一些愤怒,并且故意在洗手间的门前踱步,“什么?被望月家的人抢先了?现在人在哪?已经被望月家的人抓走了?你们这群废物,难道都没有阻拦住这些家伙吗?怎么?望月家的人就不敢动手了,你们还算是警察嘛!别废话了,现在尽可能的给我出动所有能调动的警力,在那个叫月桂叶的女人被带到望月宫之前拦下来!”
  
  泷望月还进行了一些自我发挥,他想让山本智和觉得自己这帮人实际上是和望月家有一定的对立关系的,这样也能更好的刺激山本智和。
  
  秦溪望对于泷望月这波即兴表示很满意,当泷望月说完之后,众人又用其他的语言说了一些有的没的,这也是计划里比较重要的一环,要是打完电话直接进去也会显得有些刻意。
  
  秦溪望携带着泷望月再次进去洗手间,果然和秦溪望所想的一样,此时山本智和的眼神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坚定了,不过秦溪望没有马上提起关于刚才电话里的事情,鱼钩他们已经放出去了,接下来要等鱼自己咬钩才有意思:“我想问一下,你在京都极暴团的代号是什么,是小拳石?火暴兽?还是裂空座?”
  
  这简单的一句话,隐藏了很多的信息,秦溪望只要这么问出去,就是在表示自己今天没见过代号是“裂空座”的人,更不知道“小拳石”和“月桂叶”之间的隐秘关系,刚才电话里的内容也并不是在引诱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风流特工 衣冠秦兽 甄嬛后传 貂蝉秘史 血剑恩仇 桃花宝典 还珠格格第二部之风云再起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曲线救国续集) 老娘是村长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